‧鶴丸和粟田口家短刀感情好設定有

‧私心平野兄控設定有

‧就是命名無能不能救

‧小小隨筆(可是爆字了

 

 

 

「……雨聲好安靜。」

一期一振的眼角泛著生理性的淚,浸開一抹笑容如此呢喃。

 

 

 

雨天事後

鶴一期

 

 

 

雨聲稀哩,打在紙窗上輕柔響徹。

緩緩睜開眼,視線模糊。外頭的聲響喚醒了淺眠的鶴丸國永,眼簾輕顫,他抬起手背揉拭乾澀的眼眸。

此時另一人均勻的呼吸聲令他想起方才入睡的時間點,不禁向窗外看去、明瞭天色未暗又眨了眨了眼。他靜靜感受著戀人的溫度,敲著胸口的心挑略為起伏。

嗯……

小小地囈嚅,原先正躺的對方翻身縮進了他的雙臂,嘴裡咀嚼著些什麼字句而綻開微笑。鶴丸國永見此不禁揚起嘴角,伸手拉過了棉被蓋住對方纖細的肩膀。

戀人赤裸著身子窩在自己懷裡,他有些擔心對方會著涼。

 

那是午後,下了一場雨。

彼此相視而笑,交纏著十指傾聽細雨綿綿。

濕潤的氛圍染著微微曖昧和黏膩,雨水的味道和接吻的水聲騷動感官。

而當一期一振於小小打鬧間不小心跌到了自己身上,鶴丸國永撫著對方雙頰的潮紅又安靜地吻了上去。對方並沒有抗拒,反倒是微微迎合著摟著他的脖頸輕蹭。

那不是情亂迷疑,只是順著直覺的觸碰和交合。

褪去的衣物,輕聲的喘息,以及低喃著愛意的嗓音。

稀哩稀哩、朦朧地抹上雨,輕巧、不實,彷若被隔絕地。

 

鶴丸國永記得自己將對方的身子清理乾淨後才躺至一旁休息的,這像是歇息片刻的午睡時間,想到此他悄悄呼出了一口氣。

描繪著一期一振熟睡的臉龐、脖頸和鎖骨的線條,將對方壓在手臂上的重量攬得更靠近自己一些,他納悶著對方最近是否有好好睡上一覺。

那白皙的皮膚上印了一兩個淺淺的吻痕,於胸膛。

並不是多麼富有情慾的做愛,只不過如劃過水面地輕淺。

鶴丸國永撥開戀人垂於眼前的髮絲,把那搓藍綠色勾至耳後。思索著什麼似乎不大重要,反正和一期一振脫不了多大關係。

撐起了身子,他凝視著、指尖輕觸對方的指骨節。一期一振小小地反過勾著、彷彿在央求他不要離開他身邊。這使得他失笑,傾身在對方耳邊悄聲喃喃了一句「等一下就回來了,放心」,一邊於耳尖落下親吻。

他將戀人小心地置於枕頭上、替對方蓋好了被褥,安靜地起身離開。

 

鶴丸國永有時會坦承,自己其實很喜歡一期一振無意識的撒嬌舉動。

不過是事後忽然明瞭自己做了些什麼時的慌亂表情,也是相當惹人憐的。

 

 

 

秋季的雨並非濕涼,反倒是悶熱的。

鶴丸國永舒展筋骨,正理衣襟,想回對方房間替一期一振拿一套乾淨的衣物。漫不經心哼著不成調的曲子,他小心闔上身後的拉門。

在踩出幾個步伐後發現蜷縮在牆邊的平野藤四郎令他感到困惑,鶴丸國永順著對方的高度蹲下,輕戳了對方手臂叫喚。

──怎麼了?

埋在纖細雙臂的臉龐微微晃動、表達自己沒事,兩人僵在那而沉默片刻,鶴丸國永的語句於舌尖打轉,想著是不是應該多關心些什麼時,對方微起薄唇:

「……鶴丸殿下。」

平野藤四郎的聲音沙啞,輕輕打顫。

見對方緩緩抬起頭,正視他的眼眸。褐色的雙眸泛著光、閃動著不安,不禁令鶴丸國永心頭一震。

「在。」

他應聲,微微一笑想緩和氣氛。

 

「鶴丸殿下和一期哥總是在、」平野藤四郎握緊雙拳而垂下眼簾,「總是在做那種事嗎?」

鶴丸國永一時之間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哽在喉間的話在對方無助的眼神下被硬生生吞了回去,一個吞嚥聲,又是片刻無聲。

想必是被誰拜託了來找一期一振才會不小心撞見了這樣的場合,又因為不知該不該打擾而於外頭等待吧,讓對方尷尬了。他想著,雨聲空洞地充斥耳邊地空氣。

滴滴答答。

彷若聽見蛙鳴,納悶著是否秋季也有夏日的景象。

沒能得到回覆的平野藤四郎慌張了,咬緊牙關悶悶地道:「我不是故意的看到的,只是不小心……」

他知道對方提問的緣由是什麼,他知道。

「沒關係喔。」

「至於剛剛的問題,不是都一直都在做的。」

鶴丸國永咧嘴一笑,亂揉了對方的頭髮一把。

然後溫柔地牽起小小的手心,似試探地歪頭向上窺探對方的表情。

「平野在擔心什麼呢?哥哥被搶走?」

平野藤四郎微微一顫,不肯看向他。自顧自地,鶴丸國永又接著繼續自己的話。

「我怎麼會搶走一期哥呢?一期平野跟大家重要的哥哥啊。」

每個字都放得平穩,緩緩、輕柔的。

他總覺得對方快哭了,不禁伸手按壓平野藤四郎的眼角淡淡揚起嘴角。

 

可、可是──

再次開口已經略帶哭腔,對方慌忙地想補充什麼,卻又不知該如何開口。方才的景象似乎給予過大的刺激,一期哥只是反反覆覆喊著鶴丸殿下的名字,並露出自己從未見過的表情。

平野藤四郎還不明白兩人的交合到底有什麼意義,只知道那並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哥哥。

鶴丸殿下把一期哥搶走了。

那才不是一期哥。

滿滿地慌亂充斥、於心中翻滾著,當下於耳邊嗡嗡作響的鳴叫聲讓平野藤四郎頭痛。

 

「不會把一期哥搶走的。」

再次重複,鶴丸國永呢喃,拭去對方即將滑落臉龐的淚水。

別這副要哭出來的樣子嘛。

他輕聲哄著,張開雙臂、接著把平野藤四郎攬進了自己懷中,拍了拍對方背部。

 

「我不會把哥哥搶走。」

「所以,偶爾也把一期一振吉光讓給我好嗎?」

讓他也能放下兄長的職務、也能好好撒嬌。

 

鶴丸國永知道對方正埋進肩窩處緊抓著他胸前的布料,僵在那而、他也沒有催促什麼,只是反覆輕拍,安撫著對方的情緒。

雨仍在下,沉悶、細響,不知何時會停。

當平野藤四郎縮緊了肩膀,點頭吐出一聲顫抖的「好」時、雨忽然大了起來,他聽見遠處本丸的刀驚呼。

肩膀上一片濕,他知道那不是漏進屋內的雨、是短刀咬牙忍耐許久的眼淚。微小的啜泣聲伴隨著「對不起」和「謝謝」,鶴丸國永輕拍對方的頭應聲。

 

……請把一期一振吉光讓給我。

於心中悄悄地、再次說道。鶴丸國永瞇起那對金黃色的眸子。

 

審神者於玄關前扯開嗓子嚷著要一群準備出門的太刀帶好雨傘,別一個不小心生鏽了。

打在紙窗上的細雨拍打耳膜,他想起某次於廚房喧鬧翻倒綠豆時的沙沙聲。細柔,有點安靜、卻是反覆不間斷的。

人的身體是溫暖的,小心擁著於自己肩上哭泣的平野藤四郎,每一個吸氣都使雙肩顫抖,頓時潰堤的心情果然不是那麼容易收好。

有點朦朧的、似薄霧。

他望著外頭的雨勢,這時才想起離開戀人身邊的目的。

 

 

 

 

 

而同時,早已清醒的一期一振收回了準備拉開紙門的手、額頭抵著牆微微一笑。

如果等一會兒鶴丸國永問起,他會說他全程都目睹了。自平野藤四郎發問、到自家戀人將弟弟擁入懷中安撫,他都撞見了。

不過一期一振不會說明,當對方輕輕嘶啞了那句「把一期一振吉光讓給我」時心跳不爭氣地漏了一拍。他伸手觸碰方才發熱的耳尖,不是很清楚現在究竟是什麼表情。

將滑落於肩膀的浴衣撈起,一期一振把自己包得更緊一些。

那回被窩中,他嘆了一口氣望向天花板,調整著自己的姿勢等待對方回到房內。

 

一期一振的笑容很溫柔、卻又是單純的幸福。

張口獨白了一句「好」,他靜靜地闔上眸子。

 

嘶聲迴盪在空氣中,伴著午後的雨。

 

 

 

 

 

(完)

 

 

 

雖然說感覺平野和一期哥哥的關係並不是那麼好,不過到底反而是最喜歡他的那個。

差不多是這樣的感覺吧。

我喜歡即為順其自然、溫柔的性事,那樣的劇情相當漂亮,就和「啊啊、這時候果然要接吻啊」那樣的感嘆是一樣的,因此在閱讀堀與宮村這部作品的時候內心相當雀躍。

 

對不起粟田口家孩子,平野把哥哥賣給鶴丸殿下了。

等平野對藥研和亂提起這件事情的時候說不定兩個人會提刀殺去討伐鶴丸殿下也不一定。(不

 

By俞雒

2015.09.29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俞雒 的頭像
俞雒

魚窩

俞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