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前注意事項:

※很糟糕、俞雒已經很久沒有提筆了

※角色崩壞請注意,OOC

※一切架空請不要胡思亂想謝謝

※今天的設定是大學生x年輕教授那樣的年下攻!

 

 

 

如果故事到了這裡、一定已是男女陷入熱吻的場景了吧。

──但這樣古老而浪漫的吻在此不過是肖想。對他而言。

 

 

 

Kiss, lips and fingers.

宗拓

 

 

 

食指蹭著下唇,乾澀的指腹輕輕摩擦原先本有傷口的唇瓣,一種難以言語的感覺。

眼神向外,他依著窗戶細細凝視在外、中庭的三兩人群。

這不是很受歡迎嗎?略為側過幾分角度,心底滑過的煩躁和碎念。他聽不清楚他們之間的對話,只知道他們的話語使對方笑得開懷。

勾起垂落眼前的淡褐色髮絲塞至耳後,撫過耳朵的輪廓,深至淺、淺又至深,將單邊冰涼的耳塞式耳機取下。眨了眨暗紅色的眸子,他起唇啃咬拇指。

研究室裏很安靜,空氣粒子代言了沉默,指尖搬弄的耳機露出音訊不整的片段歌詞。

在結伴的大學生之間尋找他的身影、想起他對他張開手臂開懷大笑的樣子,又時常想思考那些他所吐出的話語。

──你喜歡他,對吧?

擦身而過的想法使他猛然別過頭。

皺起眉頭、握著心窩輕喘,內心反駁著「有什麼原因得喜歡嗎?」種種話語。他覺得近日總是、過於無所謂地允許對方進入他的世界。方至平復情緒才又轉過頭、小心翼翼的,無聲嘮叨著什麼。手指又不安分地蹭起薄唇,剝開上頭不大透明的薄皮。

陽光灑下,銀白色的髮絲沾染餘暉的耀眼,對方的眼底透著笑意,和友人說著什麼。所以、他也感染似地,笑容暈在臉頰的緋紅。

而對方一個扭頭──他慌張地趕緊躲到牆後,有些心虛的。

 

──完蛋,對上眼了。

 

心頭上的喃呢,又再度微喘。他發誓看見對方那雙戲謔的眸子向他瞧來。

如此這般,心跳頻率停留在一百上下未曾停歇。

 

原先是啃咬指尖,接著若有似無地吮嚙起指腹。相互輕觸摩娑時感覺到指紋的微小起伏,指緣指甲被他咬得滲血、不整齊。

耳機播放的音樂切到了下一曲,起音微弱的抒情音樂搭著背景規律的爵士鼓。

沙沙摩擦著耳膜,並非清澈地。

神童拓人垂下眼簾,粗躁的唇含著牙齒方才咬下、食指的薄皮。

鐵鏽的味道自門牙劃開,不足以充斥口腔,他的舌尖輕舔。

──女性只要渴望親吻,便會自憐似的、撫摸起自己的唇瓣。

他低語著不久前讀到的語句,記得不是很清楚,不過大抵上是如此。搧了搧眼簾、心臟的跳動敲打著,他在思索擾亂內心的那個人到底應被擺在心上的何處。

而當他聽見有人敲門的聲響,神童拓人隨即抬起頭。

那雙黯紅色的頓時瞪大,對於來訪者的意外顯露於言表,沉默地掃了對方一眼又低下頭,彷彿在無聲詢問「你來做什麼」的沉重。

門本來就是敞開的,依在門邊的男子抱著雙臂只是簡單地望著他。

神童拓人總覺得呼吸聲大了起來,一直到對方開口前胸口的悶痛感沒有停歇。小心地把自己的髮絲勾至耳後,他又急躁地撫摸起那早已被他塸地傷痕累累的唇瓣。

內心反反覆覆響著男子的名字,他感覺到對方的視線緊盯著自己,或許是停留在他的手指、或許是停留在他微捲的淺褐色頭髮、或者又是停留在自己沒有注意到的細節上。

剎那間指尖的刺痛感麻痺神經,內裡的肉接觸到空氣、神童拓人又撕下另一隻手指的表皮。

「……教授。」

空氣粒子微微震動。

男子起唇低語著對他的稱謂,神童拓人震了一下,悶哼了聲。

「給我看你的手。」

他的頭又垂得更低了,不肯好好回答地應聲。

「我自己走過去了喔,打擾了。」

對方不顧神童拓人是否正面回答,起步走近他。布料和後背包的摩擦聲、逐漸靠近的腳步聲,包括相當熟悉、男子身上柔軟精的香氣都令他想逃。

但是他動不了。

也許是內心努力隱藏起的想法背叛了他。

男子蹲向自下向上看向他的剎那,神童拓人抿起唇浮現出不想再多語的想法。顏色和自己眸子相仿的雙眼眨了眨,對方近乎是板著臉拾起他垂下的手。

指尖觸碰當下,他瑟縮了、反射性排斥著。

男子依舊溫柔捧起神童拓人的手,緩慢而小心地。

 

片刻後使用指甲剪清脆的聲音響起,喀搭喀搭、細小地。

神童拓人瞇著眼眸望著蹲在面前地男子,總覺得自己被對方握在手心的右手在顫抖。

井吹宗正。男子的名字是井吹宗正,是他的學生之一。老是若無其事地纏著自己不放,甚至是對他做出了告白的宣言。

反反覆覆,每每總是被他糊弄過去。

「怎麼把自己弄成這樣?」

井吹宗正的語氣淡然、蹙緊眉,緩慢地、小心將指緣地不平整修得圓弧些,彷若可見血肉邊界的緊貼肉色部分地輪廓。

「……不知道。」

他低聲喃呢。神童拓人知道對方這麼做是為了讓他的指甲重長,並沒有多抱怨什麼。

被關愛的,對方主動拾起指甲刀替自己擔憂,這些舉動他盡收眼底,不意外、也不吃驚。也許是已經過了少年情賣出開的年紀,想怦然心動都有些困難。

不過倘若是因為某些小動作,一個眼神、一個回頭,心跳快了一拍,神童拓人對自己、對男子的急躁都會使自己紅了臉,他很清楚。

像現在這般,井吹宗正一個無心地抬頭掃了他一眼、又低下頭。

神童拓人抿起唇,咬牙。情緒讓臉頰染上紅暈、耳尖為熱。

他老是被對方單方面照顧,這不過是他自以為是、獨佔對方的自私片刻。

「教授,」

當井吹宗正又在漫長地沉默中開口,他顫了一下。

「你剛剛在看我,對吧?」

聲音渲染周遭的空氣,起了漣漪。

修剪指甲的聲音沒有停過,依舊細小。

神童拓人不自覺地愣了半倘,失神片刻才若沒有聽懂對方在說什麼地「诶?」了聲。

「教授剛剛在看我。」

自說自話,對方又傾過幾分角度靠得更近,將近貼上他的手背。

「……。」

他向反駁,卻又說不出什麼。

「我知道的,因為我一直看著。」

神童拓人突然想到,彼此相處的時間裡對方總是繃了臉,笑容什麼的果然不會在他面前表露吧。

「其實教授也很在意我吧。」

對方低下頭,輕聲喃喃著話語。他忽然想窺探對方臉上的神情,不知是否會是往常那樣正經認真的神情。

不過說起來,自己也沒怎麼笑過、肯定的。

「……什麼啊。」

他突然出聲,連自己都嚇了一跳。

「別胡說。」

當井吹宗正因這突如其來的話抬起頭,神童拓人忽然後悔吐出了此話。

「是嘛。」

對方的無所謂,回應道。望著他的眼神略含溫柔,他知道的。

「所以說,怎麼把自己弄成這樣?」

連語氣都很溫柔,井吹宗正又再次緩緩重複問句。

他沉默,闔上眸子略微揚起頭,神童拓人在心底喃呢著千萬次的困惑差點一瞬間迸發傾瀉。

『少女因太過於憧憬與相愛的人接吻,而用手指來回撫慰嘴唇。』

重複著、重複著,書上字裡行間透露著他微不足道的渴望。

「教授?」

對方扭過幾分角度細細盯著他,將手中的指甲刀至於一邊,湊近捧起他半張面容。

指腹上的繭微微摩娑,遞來的溫度將神童拓人的心染上柔和的橘黃色,是如此使人安心。

他睜開眸子,又垂下眼簾。

『但這實在並非什麼惹人憐愛的場面。』

手掌覆上貼著臉頰的那隻手,神童拓人接下來所做的一切都很緩慢、很單純。

包括他扯開的小小微笑。

包括他眼神中的無奈和渴望。

以及吐出的、不合理智的話語。

「大概是嘴巴寂寞了吧。」

井吹宗正輕輕劃過指緣,自蹲姿成了跪姿、靠得更近了些。彼此的呼吸聲令他的心跳又快了,鼓動心臟的聲音拍打的耳膜,震耳欲聾。

「那麼該怎麼辦?」

「怎麼樣才能幫助教授?」

對方的懇切使神童拓人不自覺地增加罪惡感,他知道他接下來應該說什麼、應該央求些什麼,句子卡在喉嚨乾澀地沙啞。

「……親我。」

囁嚅著,緩緩說著。

「親我。」

話一出口自己便愣得微張嘴,片刻又自我反省地閉嘴輕輕搖頭、否決著方才提出的說詞。

井吹宗正低下頭,也相同搖了搖頭,輕聲道了一句「對不起」然後退開了距離。

兩人再次陷入尷尬的沉默,沉悶幾乎壓得神童拓人喘不過氣。

他開始回想自己怎麼會說出了如此奇怪的話卻得不出個所以然。

『──然而、古老而美好的吻,絕對不可能發生。』

心底又浮出這麼一句話,於最後,彷若加上最後的註解。

 

當柔軟的觸感頓時貼上唇瓣,他瞪大雙眸。

 

一遍、兩遍、三遍,輕柔的吸吮和並不具有侵略性的力道使神童拓人更加確定吻上來的是誰。

分開後望進對方的雙眼,井吹宗正的眼神抱著歉意,和一如往常的疼惜之情。

對方此時擁上他的背部,胸口彼此緊貼、感受著敲響的節奏,安靜訴說著如此緊張的並不是只有他一個人。

「對不起,我喜歡教授。」

殷切,富有愛意,卻又帶點哭腔的。

「對不起。」

於耳邊道出的告白,文不對題,只是不斷強調著。

接下來,神童拓人作為回應地、靜靜摟住對方的腰。

說著「沒關係」而撫平這麼一個大學生的情緒,內心暗笑著對方也老大不小了卻如此、正是難以察覺的可愛之處。

 

對方依著他的要求,親吻,擁抱,然後又是親吻。

神童拓人感覺到對方在顫抖,每一次的親近和觸碰都足以使對方蹙眉慌張。

而他懂得,那種感覺,所以他不會多說些什麼,因為這不過是他自私利用對方溫柔的行為。

井吹宗正的雙唇滋潤著他乾澀出血的唇瓣,略為刺痛,磨蹭的癢意和異樣感。他總覺得一切除了兩人都在往身後退去,那些吵雜,那些人聲。

瞇著眸子,神童拓人靜靜描繪著對方的模樣,眼睛的顏色、髮尾翹起的弧度和光澤,或者說又是一抹健康的膚色。

他仍不知道該如何定義彼此的關係,應怎麼做才能理所當然地去在意對方。

一直到最後,他也沒有吐出稱為「喜歡」的情感。

 

如果能對自己誠實就好了。

 

泛上心頭的思考,神童拓人閉上眼享受下一次的吻、落於雙瓣。

 

 

 

他們的戀愛……或者根本稱不上戀愛,只能被稱為追逐的戲碼。

一直要等到一方回過頭、另一方才能好不容易追上。

是啊,明明都是大人了。

彆扭固執的大人和不成熟的大人之間交織的故事。

 

 

 

 

 

 

──

明明覺得抓到感覺結果又跑掉了這樣對嗎!?(哭

好久沒有提筆了,這一篇從去年構思到現在終於能呈現出來真是太好了。

讓學妹久等了、是說近況是要參加CWT高雄場<

 

俞雒

2015/07/2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俞雒 的頭像
俞雒

魚窩

俞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