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前注意事項:

※很糟糕、角色有點所謂OOC、一切架空

※所謂有病、所謂血腥?若有可能不適請按又上方可愛的小叉叉

※有奇怪設定真是抱歉,可能是天>京的走向、可能

※楊桃冰淇淋的點文、很開心能寫這樣的東西。

 

 

為什麼就是到不了你身邊呢?

「京、介……」

依著臉龐滑落的淚珠閃著光。

 

 

千次定律

京天

 

 

摩托車呼嘯而過的聲響喚醒意識。

松風天馬舉起痠痛的手臂撥開額前的瀏海,緩緩睜開眼。

「……早安。」

喃呢,聲音有些沙啞。

呼吸著悶熱的空氣,混雜著未成雨的沉重水氣。均勻起伏的胸腔和略微喘息的呼吸頻率。

他望著天花板,簡簡單單凝視著,思考著什麼好像很重要的問題。

有什麼東西不對勁兒,對吧?

腦袋絞合的齒輪嘎支作響,回憶那人們稱為「很重要可是想不起來」事物。

「啊。」

──我應該已經死了。

微起薄唇,松風扭轉了幾分角度,側頭瞅向左手邊的牆壁。

「京介。」

喚了聲,吃力地勾起嘴角的弧度。

然後淡淡垂下眼簾。

「吶、京介。」

 

「我又醒來了呢。你願意原諒我嗎?」

 

靠著牆擺放的、是沒有溫度的身軀,沒有呼吸而、再也不會清醒,屏息的面容。

如人偶般,一動也不動,依著牆癱坐在地。

劍城京介的屍體。

 

 

 

自那一日後每天的日常便是如此,在的獨居所與戀人在晨間自然清醒,起身盥洗後便是清理昨日的髒污。

所謂湮滅證據。

松風天馬瞇起雙眸,仔仔細細瞪著鏡子裡的自己,左右看了兩三回,撩起的褐色髮絲下、不論如何就是看不見頭上的傷疤。

想著「明明都那麼用力了」並皺起眉頭,這到底是什麼樣的詛咒?

褪下的衣物染上鮮血,乾固而呈塊狀的暗褐色,他翻找著衣櫃,掏出乾燥卻佈上粉塵的上衣。

赤裸的身軀刻著細細刀傷,劃出優美的弧線。

浴缸「嘩啦嘩啦」地注入熱水,泛著蒸氣的水面浮上莫名的油漬和黯紅,步入浴時腳尖的水花令人安心。

他順手拿起浴缸邊緣的水果刀、沾染濃稠鮮血成膏的水果刀,扔進一旁血跡斑斑的洗手槽中。

喀啷。

試著從沐浴乳的塑膠罐理擠出些所以然,嘗試了五來次最終還是宣告放棄。

泡澡就好了,我不想出門。

沉入水和氮氣的交界線,吹著水面「咕嚕咕嚕」冒出的小泡泡。

將身子浸泡在雜質載浮載沉的熱水中。

絲毫不介意其混濁和噁心。

 

那一日是每一個往常。

一如往常的那一日。

夏日拚命唧唧鳴叫的蟬聲令人煩躁,萬里無雲的湛藍對比熱得黏稠的天氣。柏油馬路上的熱氣是視覺一大刺激、令人提不起勁兒,與戀人步行連牽手都覺得濕悶地過份。

──好熱。

對方說著,無奈地望向藍天。

他淡淡勾著嘴角,應聲做出簡單的回應。

踩著腳步聲,又是一段沉默。

『……吶、京介。』

『嗯?』

『最喜歡你了。』

『……白癡,已經夠熱了還說。』

『臉紅的人是京介喔……?』

『吵死了。』

藍髮男子嚷了聲,胡亂摸了他的頭髮一把,難掩一絲笑容。

喜歡一個人沒有什麼不好,只是心臟會莫名地糾成一團。

尤其是在未來想起此刻,又會覺得自己特別蠢、蠢得不成樣。

尤其是在想起的那一刻,又是最後相處的時光。

 

『最喜歡。』

 

 

 

……到底又想起了什麼。

松風天馬半睡半醒地甩甩頭。

京介、你要等我喔。

「很快就會去你那邊了。」很快的,再等我一下。

他的笑容,依舊是繼續前進的往常。

起身離開浴室,邊走邊套上衣物的熟練令人訝異,沒有拔開浴缸底部塞子的打算、也沒有清理血跡的打算。

自那一日的馬虎,收拾善後的馬虎。

身後留下的腳印是染著微紅的水漬,腳踝的傷疤已泡得綻開。對於傷痛的免疫和不在意,成因夾雜著天生粗神經和逐漸的習慣,不禁令人揚起嘲弄的微笑。

迅速攀爬掠過的居家害蟲也淡淡訴說著如此隨便的髒亂。

自那一日的每天。

 

反覆努力的結果是什麼?

麻痺著不去擔憂不會成功的恐懼,說著「只要下次就會成功」的執著與固執。

已經不在乎是否是在正常的軌道上。

「京、介。」

他捧著戀人的顏面,幸福笑著。

──能在此見到你、是多麼地令我滿足。

額頭輕輕抵上,闔上眼眸感受對方異常的體溫,想像著、記憶著這讓人羞怯的長相。

劍城京介蒼白修長的四肢,和使他安心的胸膛,那即肩或者又長的藍髮隨意落在肩膀的模樣有種自然的美。

最想記得的,是那雙琥珀色的瞳。

藏在隱約遮擋的瀏海下,溫柔而堅定的眼神。

劍城京介會擁著他,雙臂緊緊地圈著他的身子,有規律地輕拍他的背。

會在他耳邊輕聲喃呢、低語,溫熱的鼻息和喘息往往令他難耐。

熟悉的溫度、戀人的溫度。

「吶、京介,你感覺到了嗎?」

松風天馬捉住對方沒有脈搏跳動的手腕,使其壓上左胸口。

「很礙事對吧?」

像是撒嬌抗議的小朋友,他蹭了蹭對方頸間。隔著對方的手掌一同感受「噗通噗通」的心臟,那種一成不便的震動頻率令他煩躁。

然後想起什麼地笑了,他又扯著那隻手腕、移至頭頂胡亂撫摸他的褐髮。邊摸邊學起對方不耐煩卻寵溺的口氣說著「好乖好乖」來應付自己。

喜歡劍城京介對他摸頭時的各種表情、喜歡那種學不來的力道和角度。

小心地、輕巧地。

緩緩親吻著對方的面容,一變又一變觸碰著乾澀的雙唇。

「京介、」

湊近劍城京介耳畔。

「好喜歡你。」

臉頰上柔和的笑並非身為旁人的錯覺。

 

『我擁有著、許多你給我的東西,』

 

內心響徹的那首歌。

 

『現在要一個一個數出來──』

 

擺在角落的小椅凳不知不覺已經生了灰塵,踩在上頭磨蹭發癢地觸感有種異樣。

不斷播放的大眾媒體上是如何說的呢?為什麼突然之間回想不起來?

上吊這種東西還真是麻煩呢,首先要勾得到明顯高於自己身高的梁柱,還要確定繩子夠粗夠堅固、能一口氣勒住自己的脖子,麻繩的位置得綁得夠緊掛得夠高,辛辛苦苦把脖子套上去沒想到沒法栓住氣管那還真是抱歉。

「欸咻。」

勉強套上了下巴,這種被狠狠掐住的效果果然不假呢。

他以腳尖勾著小凳子將它踢開、一絕後患,沒有絲毫猶豫。

不知道這種缺氧的時候大家都是怎麼度過的?等待期盼已久的死亡有種莫名的愉悅,並不會如同電視劇中演的、突然反悔才是。

有股壓力直衝腦門,喘不過氣地均勻吸吐,還有時間可以思考似乎有些麻煩。

控制基本人體運作的腦幹和、不斷運轉想像跳脫的大腦。

混著的黑映入眼簾,是腦袋缺氧的正常現象,其實唾液滑過緊繃的喉嚨這種感覺很不賴。

「京、介……」

啞著嗓音的叫喚。

習慣性的叫喚。

幸福的叫喚。

 

「晚安。」

泫然欲泣的困惑笑容。

 

 

 

『已經忘記了哭泣的方法,』

 

自己心裡在想什麼,他都很明白。

無論怎麼做、心愛的人已經不會再回到他身邊了。

即使是「那麼讓我去找你」這種蠢話也是無法彌補的。

很清楚的吶。

 

『但是現在、這裡有的什麼,即使閉上眼也彷彿要灑落一般。』

 

 

 

 

 

早晨。

又是那輛呼嘯而過的摩托車。

不知是否是送晨間報紙的工讀生,那還真是勤快啊。

空氣仍是沉重地悶,凝結的氛圍如膠著的熱氣黏稠。

依舊是夏天。

那一日的日常。

 

「早安,京介。」

翻身後,眼珠子咕嚕咕嚕轉動著。今日依舊如此。

 

「對不起、我還活著呢。」

 

才不是什麼大不了的理由。

只是死不了。

松風天馬綻開的天真笑容。

 

 

 

(完)

 

 

 

──

寫成有點淡藍色的感覺讓人覺得很惱怒。

滿腦子讀起來像是晨曦,很輕柔,忘記加寒顫的成分進去了(煩

沒有寫成自己想要的樣子總之。

「千次定律」的感覺像是「試了一千次就會成功了」的道理。

喜歡一直重複「今日依舊」的句子、感覺像是變態的日常(?

其實BGM是非常歡樂的「這裡是、幸福安心委員會。」坂田君和烏拉塔唱的。

用了RADWIMPS「第二十五個染色體」因為是很喜歡地樂團所以很推薦。

容我說一句可以重寫如果不滿意(掩面

 

然後我廢話多了。

 

2014/07/17

by俞雒

 

>今日宣傳

>>>https://www.facebook.com/clairechen8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俞雒 的頭像
俞雒

魚窩

俞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楊桃冰淇淋
  • 哼恩哼恩... (別發出這種聲音
    啊啊啊、好爽啊...
    虐天馬讓淇淇有種說不上來的快感w (妳夠了
    因為不會寫虐文只好看別人寫的了QWQ
  • 唔唔唔請冰淇淋醬快點回來(呼叫
    其實為了上吊那個地方遲疑了很久、因為不想去查圖片(怕怕
    所以很認真地掐了脖子。(正色
    其實冰淇淋醬地虐文有病到(掩面燦

    俞雒 於 2014/07/17 21:59 回覆

  • 默曦
  • 喔喔喔喔喔!!!!病嬌超美好!!!!!(冷靜
    上吊.....應該算是自殺的一種吧?....聽說自殺的人會無限輪迴唷?(笑
    虐天馬果然是好主意wwww(你這個只捨得虐京介的人安靜
    恩....病文好像沒寫過....改天試試(掩面
  • 美好啊啊啊啊啊啊(同學你還好嗎
    沒錯!就是無限輪迴~~原本還要像出長篇不過好像沒辦法(乾
    期待默曦的病文(亮

    俞雒 於 2014/07/18 12:53 回覆

  • 楊桃冰淇淋
  • 啊啊啊俞別掐自己啊淇淇會心疼ˊAˋ(你滾
    其實可以寫上吊以外的死法啊w(喂你在教壞別人
    話說……
    淇淇想寫這篇的後續,俞願意願意授權給在下(?)嗎?OAO
    還有一個問題,
    什麼是「有病到」?(你不會自己去查啊
  • 喔喔喔當然好的、想說原本想寫後續可是感覺沒時間......(ˊ ˇ ˋ )/
    有想過一氧化碳中毒、切腹、灌硫酸、割喉嚨、吃安眠藥、還有咬舌自盡副加用枕頭悶死自己。(愉悅
    啊啊、冰淇淋醬照自己的意思寫吧、好興奮喔(坐立難安
    有病到......嗯、好難解釋?
    反正,其實冰淇淋醬自己寫出病嬌可是沒自覺?wwww

    俞雒 於 2014/07/18 20:54 回覆

  • 楊桃冰淇淋
  • 嗚哇啊啊啊...OAO
    灌硫酸我沒想過欸OAO沒想到俞這麼... (說下去啊妳
    謝謝俞讓淇淇寫 ! 我自己也好期待喔ˊvˋ
    但是如果看完後有失望別怪淇淇喔 (不負責任
    嗯嗯嗯...病嬌嗎 ? 好吧淇淇是個神經大條的人很難有自覺啊...w
  • 人家是抖M所以什麼都做得出來,YA。(欸嘿((干www
    不會的、冰淇淋醬一直以來寫得都非常合我胃口,反正就是不管怎樣每篇都會看表示(抹
    >>發現忘了回覆忽然學得好羞恥/(ˊ ˇ ˋ \ )

    俞雒 於 2014/07/22 18:14 回覆

  • 默曦
  • 犧牲了自己什麼的更美好呀!!!!!!!!(冒小花(冷靜
    啊、我寫的似乎是京介無限輪迴ww(不是重點)長篇的我敲到5000多字就放棄了(欸
    我想想.....病文就丟<悲劇論>裡好了www(乾(你不要那麼隨興好嗎
  • >和樓上一樣啊。(抹
    >>發現忘了回覆忽然學得好羞恥/(ˊ ˇ ˋ \ )
    隨便沒關係的自己滿意就好這樣的DA。(拍拍
    犧牲自己什麼毛的很完美啊、跟殺光大家自己一個人的獨白一樣美妙啊啊啊(舉((你可以不要這麼變態嗎

    俞雒 於 2014/07/22 18:15 回覆